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中立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简介: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1967年生,安徽庐江县人,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博士学位。曾就职于深圳市商业银行、中国投资银行、招商证券公司、上市公司等,有丰富的银行和证券工作经验。现致力于房地产金融和资本市场的理论、政策及实务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是高房价把年轻人逼上了绝路  

2010-05-27 21:2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5月26日,著名台资企业富士康发生了第12起员工跳楼自杀事件。当我们震惊于这些不断增加的残酷的数字的同时,应该深刻反思,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本应该充满朝气与梦想的灵魂陷入了绝望?

自杀是一种结束生命的最极端的方式,当一个群体或一个社会自杀率不断上升时,这个群体或社会一定出现了问题。19世纪末,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对自杀原因有过深入的分析,涂尔干认为,自杀并不是一种简单的个人行为,而是对正在解体的社会的反应。由于社会的动乱和衰退造成了社会——文化的不稳定状态,破坏了对个体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社会支持和交往。因而就削弱了人们生存的能力、信心和意志,这时往往导致自杀率的明显增高。

那么,现阶段中国社会究竟发生了什么?涂尔干所说的“正在解体的社会”在中国对应着什么?

当今的中国社会总体上高度稳定,好像与“正在解体的社会”丝毫没有关系,其实不然。当数以亿计的80后和90后的农村青年步入工厂的时候,他们面对的正是“正在解体的社会”的现实:他们生长在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之后,工业化的迅速发展使他们不再需要像其父辈那样在农村从事农业生产,他们中的大多数从来没有干过农活,也不屑于当农民,他们出生在农村,成长在农村,但又必须跳出农村走进城市。而城市并没有完全做好准备接纳他们,让他们顺利完成由农民到市民的身份及心理的蜕变,五年前妨碍农村青年蜕变成市民的最大障碍是户籍制度,如今,大多数城市的户籍制度已经基本放开,但高房价又成为他们不可逾越的鸿沟。于是,痛苦与绝望油然而生,尤其是在爱情、事业等受到挫折的情况下,极端的情绪必然会产生。

对于80后的这些年轻的农民工而言,他们曾经熟悉的农村社会是“正在解体的社会”,但他们希望进入的“新的社会”(城市)又是陌生的社会,这里不仅举目无亲,而且文化规则与农村又有很大的差异,内心的孤独与痛苦无法得到疏导与排泄,而城市不断飚涨的房价与他们每月有限的收入之间形成巨大反差,彻底“削弱了人们生存的能力、信心和意志”(涂尔干语)。因此,当前的中国虽然没有“动乱与衰退”,但不断上升的房价比动乱与衰退对年轻人的打击更加残酷。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当年轻的农民工已经被高房价逼上绝路的时候,城里的开发商们却还在得意地盘算着“城市化”带给自己的发财机会,简直是灰色的幽默。

有人可能认为笔者把问题想得太极端了,理由是第一代农民工并没有出现上述现象与行为。是的,第一代农民工最能忍辱负重,因为他们在进工厂之前一直生活在极度压抑和贫苦的状态下,当改革开放让他们能够有机会到城市打工时,他们的生活环境和物质消费的水平比以前都有较大的改善,每月1000元左右的收入对于他们来数是“高薪”。他们不会在意城市的房价是涨是跌、是高还是低,他们基本上没有想过要成为城里人,他们攒够钱就回到农村去盖房子。因此,即使工厂提供的居住条件很差,收入也很低,但他们不会绝望,因为他们内心深处有一个美好的家园、美好的梦想。

上述分析是针对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农民工而言的,对于那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农村青年来说,内心的焦虑更加严重。他们本是其家庭的希望,但从进入大学校园的第一天开始就不断承受经济上的重压,开始是为学费而发愁、为生活费用而发愁,好不容易毕业了又开始为工作而痛苦,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带着数万的银行负债离开学校的,每月的1、2千元的工资就意味着他们要花费几年的时间才能偿还助学贷款。

如果说没有上过大学的农民工而言,还有一条退路的话(在农村还有属于他们的土地),那么,对于接受过大学教育的农村青年来说,现实更加残酷,他们只能进入城市谋生,农村已经没有属于他们的土地了,但高房价又把他们挡在城市的大门之外。于是,他们既不是农民,也不是市民,他们成为我们社会的“游民”,成了真正的“无产者”。

社会变革太快,而我们的制度变革却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这是自杀悲剧不断重演的根本原因。政府应该顺应时代的潮流,为第二代农民工顺利转变成为市民做好一系列的制度安排。但愿悲剧不再重演。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196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