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中立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简介: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1967年生,安徽庐江县人,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博士学位。曾就职于深圳市商业银行、中国投资银行、招商证券公司、上市公司等,有丰富的银行和证券工作经验。现致力于房地产金融和资本市场的理论、政策及实务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换个角度看大小非  

2008-09-04 14:4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小非”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股市,一般认为“大小非”问题的关键在于股票价格,随着股价的不断下跌,“大小非”减持的意愿就会不断下降,当股价足够低时,“大小非”就不会减持了,股市就将见底。笔者之前也同样持有这样的看法,但仔细考察各国股市的发展历史使我认识到,困扰我们股市的问题不仅有价格问题,而且有总量的问题。

所谓股市的总量问题就是股市总市值的增长超越了经济总量的承载能力。

我们可以用“股票总市值占GDP的比例”指标来描述股市总量与GDP总量之间的关系。从总体上看,经济发达程度与股票总市值占GDP的比例之间呈高度的正相关关系,即股票总市值占GDP的比例越高的国家经济发达程度越高。但该比例并不是越高越好,如果股票总市值的增长超越了经济增长水平,股票市场就会出现剧烈的调整,甚至是股灾。

中国股票市场总市值占GDP的比例应该每年增加1个百分点为合理的速度,超过该速度可能会出问题。从近20年的历史看,中国股市的流通市值占GDP的比例基本上就沿袭了年均增长约1个百分点的规律:1993年,沪深股市流通市值达到GDP总值的2.86%,1994和1995年就出现了一次调整,市值占GDP比重分别下降到2.43%和1.81%。1996年增加到4%,1997年增加到7.31%,但1998年停止了增长。从1991年到1998年间,我国股市流通市值占GDP比例大致保持了年均1个百分点的增长速度。

  1999年,在一系列政策的刺激下,我国股票市场出现不切实际的“超常规”增长,2000年和2001年流通市值占GDP比例迅速地提高到10%和18%左右。于是,此后4年出现较大修正,到2004年止,已下降到9%左右。平均算下来,从1999年到2004年,6年流通市值占GDP比重的平均值是12%左右,依然是年均近1个百分点的增长速度。

从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迄今,沪深股市才18年历史,按年均1%的速度,股票流通市值占GDP总值的比例应维持在25%左右才比较合理。而2007年底,沪深流通市值占GDP总值的比例曾高达50%,总市值占GDP的比例则超过120%!股市的“大跃进”必将带来极端的市场调整,因此出现了迄今为止仍在继续的下跌就不足为怪了。

为什么股市总市值与GDP之间有这样的比例关系?笔者认为,股市总市值占GDP的比例体现了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之间的比例关系,我们无法知道这个比例究竟多少合理,但有一点是值得注意的,它们之间应该是有关系的。股市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好像是胎儿与母体之间的关系一样,当胎儿从受精卵开始渐渐发育时,母体的内分泌系统及消化、循环等系统会逐渐变化,以适应胎儿的生长发育。如果在一个母体内放置一个已经发育几个月的胎儿(不考虑移植技术上的问题),则母体一定会出问题,因为她身体内的所有系统还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中国股市是一个特殊的市场,是在经济增长的中途出现的市场,它与GDP之间的比例关系可能比成熟市场更加复杂,但无论如何,股市与GDP之间也应该有合理的比例关系的,超越这个比例关系就会出问题。当前股市的一个突出问题是,股市的总流通市值在迅速增加,而我国金融资源的总量并没有出现相应的增加,储蓄存款的总量在2005年以前一直是股市流通市值的10倍左右,到2007年末储蓄存款只有股市流通市值的2倍,按照目前的股价计算,到2009年末股市流通市值与储蓄存款之间差不多是1比1的关系。因此,市场对大小非产生恐惧是可以理解的。历史事实一再告诉我们,经济活动必须遵循一定的规律,经济活动的各结构之间应该遵循一定的比例关系,任何领域里的“超常规”增长都将受到惩罚。

相对我国股市的实际年龄和现状,目前的股票市值在经历了指数60%的调整后,占GDP总值的比例依然太高。沪深股市的总市值占今年预计GDP的比例依然高达70%多。而从世界股市经验看,只有当经济进入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中产阶级成为社会主体时,社会出现大量剩余资本,股票市值才有可能达到GDP的2/3左右。我国股市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流通市值迅速增加,打破了原有的股市与实体经济的平衡,如何恢复这个平衡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从估值的角度看,我们股市的价格水平已经很接近国际成熟市场的水平,但由于股票市值占GDP的比例偏高,股价有可能跌到我们无法想象的程度。

要修正股票市场与GDP之间比例的失调,有三个途径,一是股价下跌,将市值缩水,这意味着股市将继续大幅度下跌;二是将股市冻结(将部分大小非停止流通,或将流通的时间拉长),停止新股发行,等待GDP的增加;第三种方法是对大小非征收有差别的资本利得税,锁定时间越长税率越低,用税收手段调节大小非的减持速度,从而控制股市流通市值的增长速度。

无论如何,是该认真重视和研究股市规模与GDP规模之间关系的时候了,为了各种各样目的而回避这个矛盾的做法将给市场带来巨大的冲击。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